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散文精选 > 散文随笔 >

让存在于片刻的我,也窥见永恒散文-散文随笔-语美网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20-01-31 09:23 阅读:

  像一束锋锐的光亮,刺穿黑暗的领空,文学二字划开了人类历史的混沌迷离,为我们古老的先民照亮了一条通途。从此,人类的精神开始在这天地宇宙间穿梭流转。奇异的幻想,神秘的符号,古老的歌谣,在竹林深处舞蹈,在清水激荡间欢歌,在原野天地间旋转,或是在静默山峰间伫立。那些古老的情怀,今日的我们还能否感同身受。那些古老稚拙的话在历史的翻云覆雨之中流传了几千年而没有消逝,并非因为幸运,而是无论在怎样的时空,我们不一样的身体中,却有着一样的感觉。站在千年之后的钢筋柏油之间,我们还在回应着那些亦真亦幻的传说,那些诗篇,那些先哲思想的火花,从中看见了历史变幻,也看见了自己,看见了生命的博大与深邃。

  有了唐诗的盛世气象,有了宋词的细腻与理趣,有了杂剧散曲的市民趣味,先秦好像是一段被太多人遗忘的时光,可那时朴拙的文字却记下那么多关于万事万物,宇宙人生的现象,感受和思考。那么远在不同时空中的你在哪里,在传颂着什么,你会不会想到在遥远的未来,有人因为你留下的声音而顿悟,而感动,而乐此不疲的去思索。你的声音会让远在几千年后的另一个生命体验不同的人生,让一颗平凡的心在一瞬间,与永恒相接。

  我在千年后某个蝉鸣的夜里,我想我体会到了你心中的敬畏和信仰,而你在哪里。

  或许你们自己也忘了是多久之前,你们开始讲述着往古之时那场“四极废,九州裂,天不兼复,地不周载”的大灾难。幼稚的人类在自然的喜怒无常中过着风雨飘摇的生活,为自然所赐的生命,却极轻易的就被自然夺走,不由自己掌控。诞生之初的人类想象着女娲救世造人的情形,大概都会是望着天空就像望着高大的身躯,眼里尽是对母性和自然的崇拜之情。就如同黑暗之中的我们,站在无垠的旷野之间,星在闪烁,风在流动,黑夜在颤抖,此刻的我们才会褪下平时一切高傲的伪装,放弃早已习惯的轻浮的眼光,真切的感受到人的渺小。仅有的自我意识在这无边无尽的宇宙中被渐渐吞没,最后消失为无,只剩下心的跳动向我们低声诉说着人的软弱与卑微;诉说着在平凡的生命不可触及的地方,一定有着更高远的存在;诉说着我们来自尘土而又复归于尘土,自然,是生命的初始与归处。

  某时某刻,某情某景,仿佛平行宇宙中,心情在和千年之前的某段思绪渐渐靠近,最终契合。我仿佛看见你当时所见的一切,仿佛感受到了你心中的所想。你在哪里,此时我心中的震颤,远在几千年前的你能否感知。

  我在千年后某个绿意复苏的季节,我想我看穿了你的思念与惆怅,而你在哪里。

  “南有乔木,不可休息。汉有游女,不可求思。汉之广矣,不可泳思。江之永矣,不可方思。”不可休憩的乔木,不能奢望的爱情。你一心想着那比天边还遥远的她的身边,自言自语的说尽了这短短几句诗中的渴慕与无奈。而当你想起与美人隔江而望的情形,是不是也会有无数个“优哉游哉,辗转反侧”的不眠之夜。我懂得是爱情让你忘记了疑问,尽管这份爱恋也许渴望不可即。你已不再去想她的美是否只是因为距离,反正不论答案如何你可能都早已找不回自己。我看见你心中的不安,因为你或许并不熟悉她心里的脉搏,不懂她的一颦一笑,你不能掌控这距离。我看见你心中的无奈和悲凉,因为或许在这远远地对望之中,你们正慢慢错过彼此的世界。

  我站在刚发芽的不知名的树下,而你在哪里。不同的时空之外是否你又享受着一个不能入睡的夜晚,辗转反侧的你又能否听见我的回音。

  我在千年后某个漫天飘雪的时候,飞雪吻别天空,渗入大地。我想我懂得了你的心痛与决绝,而你在哪里。

  一阵北风吹熄了炽热承诺,曾经的信誓旦旦见识到了岁月的无情,隐匿得不见了痕迹。你知道这是你无力改变的结局。“桑之落矣,其黄而陨”。青春早已离你远去,而它留下的痕迹也使你不再是当年那般可爱的模样。爱情,曾以为是那么牢不可破的字眼如今却已成往事。而回忆越美,便越锋利的折磨着早已疲倦的心。曾经的他“匪来贸丝,来即我谋”后来却变成了“士也罔极,二三其德”。曾经的你“不见复关,泣涕涟涟”后来也只好变成了“静言思之,躬自悼矣”。你曾愤怒,曾怨恨,曾试图改变现状,但最后你或许也只是会意的苦笑。孰对孰错又何必再说,就到这里,不会再沉溺于追忆与悔恨。“反是不思,亦已焉哉。”你干脆的放弃这早已跌落得粉碎的梦想。这是你最无奈的选择,但也是决绝不可动摇的决定。别人的眼光早已不再重要,因为你知道你不应该再冷落了生活。

  我并不能知道那之后你会怎样,甚至我也不能确定你是否真真切切的在这世界存在过。但每次看着雪投向大地,我总在想,能够放开,能够选择重新开始,能够追赶自己认为的幸福和自由,是一种怎样的胆识和气魄。而对于一个几千年前的平凡女子,这又是多么的不易。你听得见么,我的赞美与敬佩,来自与你不同的时空。

  我在千年之后某个草木凋零的时节,看深绿变为枯黄,看葳蕤变为荒芜。我想我窥见了你的超然与逍遥,而你在哪里。

  你说:“凡人心险于山川,难于知天。”所以你便不去猜测那些心机,反而去寻找人性的释放,于是“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逍遥于天地之间,而心意自得”。你在浑浊的世道和社会思想的激烈碰撞中,选择了闭上眼睛,掩住耳朵,只愿在清风明月中,做着化蝶的梦。“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,蝴蝶之梦为周与?”哪一个是真,哪一个是梦;或者两个都是真的,胡蝶与庄周都是你,只是生命的形态不同;或者两个都不是真的,庄周的存在,胡蝶的存在,其实都只是虚无。物我,生死,梦境与现实,兴盛或是衰败,又有什么分别呢。“方生方死,方死方生”。生命存在的那一刻就注定会走向死亡,而死并不是生的终结,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。因为齐物而超然物我生死盛衰之外,因为超然所以没有欲求,从而不为世间万物所制约,逍遥天地之间而无所待。

  生而为人,潇潇此生,看破尘埃。化而为蝶,俯瞰世间,彻悟表里。

  自古文人悲秋,看着秋风中摇曳的干枯的枝丫,踩着满地的黄叶,似乎心也跟着枯萎了。你若见得这样的场面,是会笑还是会摇头,还是依旧望着远方,心中不起一点皱褶。凋落便是秋天,而等待黄叶落尽,秋天便离去了,却是冬天的开始,何必悲伤。我在这满眼凋败的深秋,想着你曾想过的问题。而你在哪里,能不能告诉我是不是所有的问题都有答案,能不能给我和你一样平静如水的心情。

  那些古旧的文字在长久的历史中记下了浮生里万千的脸孔,这之中隐藏了太多种人生,太多种心绪,太多种关于生命的思索。或许在不经意间,穿越时空的默契便让我们体验了另一段人生,让我们开始跨越现实的界限,思考更多不同的事,生命才累积了自己的重量。收获如果只是指知识,就太少了,真正的收获是记下这些未在时空中消磨的句句箴言,让我们拥有更丰满的人生旅途,让未来也充满回味。

  你在哪里,一道注定解不开的谜题。

  而我会一直在这里,去体验你曾说过的百般心绪和万种风情,去同那旧简上斑驳的字句定下契约,让跨越时空的你我心意相通。在历史洪荒中,让存在于片刻的我,也窥见永恒。

赞助推荐

2019最正规的彩票app_2019买彩票的正规网站 美狮彩票 - 首页 01彩票app_01彩票app下载 吉祥彩票 盈盈彩 下载app送22元彩金_正规购彩平台 易旺彩票 凤凰体彩